九龍醫院

九龍醫院(英文:Kowloon Hospital)是香港的公營醫院,位於九龍何文田亞皆老街,為九龍區首間由香港政府設立的醫院,由醫院管理局管理,為九龍中聯網醫院之一,主要提供服務予九龍區病人。

醫院共有17座院舍,分別於1925年至1965年年間建成。九龍醫院的胸肺內科是九龍區最大型胸肺專科中心之一,亦是香港首間提供胸肺康復計劃的醫院。另外,九龍醫院亦為伊利沙伯醫院及基督教聯合醫院的病人提供延續護理服務。

九龍醫院還肩負著培育醫護人員的責任。九龍醫院護士學校,亦為非政府機構培訓登記護士。

歷史

1929年9月,九龍醫院開始啟用,為九龍區首間公立醫院,當時由新任港督金文泰主持開幕儀式。1941年至1945年香港淪陷期間,九龍醫院曾作日軍醫院。1963年伊利沙伯醫院落成啟用,成為九龍區的主要公立醫院,九龍醫院遂改作肺病專科和療養院式醫院。

1991年12月九龍醫院移交醫院管理局管理。1999年12月,兩間康復科病房的126張病床及部份專職醫療服務遷往九龍醫院康復大樓運作。戴麟趾夫人復康院於2000年1月17日與九龍醫院合併,並於康復大樓繼續提供服務。九龍醫院正座(又名主座大樓)則於2004年建成及由醫院管理局接管。

九龍醫院多棟建築物已獲古物古蹟辦事處評級,詳細資料列於下表:

建築物名稱 歷史評級 落成年份 建築風格 補充資料
九龍醫院A座 III 1925年 古典復興式,受工藝美術風格及中式風格影響 最先開幕的兩棟建築之一,兩層高,作病房之用。
九龍醫院B座 III 1925年 古典復興式,受工藝美術風格及中式風格影響 最先開幕的兩棟建築之一,兩層高,作病房之用。
九龍醫院P座 III 1925年 古典復興式,受工藝美術風格及中式風格影響 兩層高,外貌與A、B座相似。
九龍醫院R座 III 1925年 古典復興式,受工藝美術風格及中式風格影響 兩層高,外貌與A、B座相似。
九龍醫院C座 III 1932年 古典復興式,受工藝美術風格及中式風格影響 兩層高,外貌與A、B座相似。
九龍醫院M座 III 1934年 古典復興式,受工藝美術風格及中式風格影響 兩層高,外貌與A、B座相似。
九龍醫院中九龍診所 III 1935年 工藝美術風格(加建部分受現代主義影響) 1965年於原有建築物西及南部加建擴充,作藥房及候診區之用。
九龍醫院Isolation Block III 1938年 工藝美術風格 單層建築物,作行政之用
九龍醫院平房設施 III 二次大戰後 為中九龍診所一部分
九龍醫院平房設施 III 二次大戰後 為中九龍診所一部分
  • 設施

九龍醫院位處九龍亞皆老街及窩打老道交界小山丘,由十多幢平房及三座主座大樓組成,包括西翼大樓、康復大樓及正座大樓。截至2007年3月31日,九龍醫院有1,281張病床,正座樓高11層,8層為病房,設有705張病床,包括395張精神科病床、124張胸肺內科病床及186張延續護理病床,其餘3層為專職醫療部門、行政部、醫務社會工作部、病理學部、中央消毒物品供應部、醫療檔案、放射診斷部及營養部等;康復大樓共設有576張病床,亦為九龍區專職醫療門診病人提供門診服務。其他設施包括:

病人資源中心

病人資源中心服務時間為星期一至五的上午9時正至下午5時正,提供病人互助小組、資訊服務、病人/社區健康教育計劃、圖書館服務、康樂及社交活動及統籌義工服務。

紅棉社

紅棉社(Kapok Clubhouse)是一所以「會所運作模式」而成立精神復康服務組織。精神病復康者以會員身份與職員一起管理及支持會所日常運作。

新生便利店

位於西翼大樓地下的便利店由新生精神康復會辦理。

護士學校

九龍醫院護士學校在2004年重開,現開辦由醫管局及社會福利處合作的社福界登記護士訓練課程。 校址位於九龍醫院S座1樓。

  • 服務範圍
  • 胸肺內科
  • 精神科
  • 康復科
  • 延續護理服務
  • 護養服務
  • 九龍精神科觀察治療中心病房
  • 精神科病房
  • 精神科會診
  • 康復精神科服務
  • 精神科日間醫院
  • 老人精神科日間醫院
  • 胸肺內科日間護理中心
  • 胸肺內科睡眠檢查室
  • 放射診斷部
  • 臨床心理專家
  • 營養部
  • 職業治療
  • 藥劑部
  • 物理治療
  • 義肢及矯形服務
  • 言語治療
  • 醫務社工服務
  • 專科門診部
  • 物質濫用診所
  • 社區老人評估小組
  • 社康護理服務
  • 精神科社康護理服務
  • 社區精神科小組
  • 社區老人精神科小組
  • 九龍醫院護士學校

負面事件

  • 2011年11月,一名喉癌老翁疑遭紗布「封喉」致死,事故調查委員會2012年3月公佈調查結果,發現院方誤將死者喉部永久性造口,視作即將埋口的臨時造口來護理,用紗布封造口。老翁確實死因,仍有待死因庭研究。調查報告指出,病人從伊利沙伯醫院轉院至九龍醫院時,運送紀錄未有列明喉癌翁頸部呼吸造口屬永久性,此後全部涉事醫護,都當作臨時造口處理。老翁入院後共有27人經手,其中16人曾處理老翁的造口,包括一名醫生,其餘是護士。調查委員會主席余協祖解釋,醫護人員以為是不需再用的臨時造口,每日用消毒敷料為造口消毒和用紗布覆蓋待其癒合,曾用膠布貼住紗布兩邊、四邊,甚至用兩層紗布封住,反映他們視之為一個已可埋口的臨時造口。他說,底層紗布未能被膠布黏貼固定,不排除病人大力吸氣時把紗布吸入氣管的可能性,但拒評是否老翁死因。報告批評主診醫生及護士警覺性低、缺乏經驗。
本篇發表於 九龍中聯網。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